一個浙江發達地區的鄉鎮,一個平凡的小鎮。當正規新華書店落地生根,並且在將近3年時間里,持續輻射與發酵,周圍那些為書香所吸引的人們,生活發生了怎樣的改變?
  在大荊新華書店里,記者守候了兩天,找到願意說說的三名讀者——他們在講自己與這家書店的故事,同時,也是在講述急速城市化漩渦中的浙江鄉鎮,閱讀所扮演的角色。
  餘靈麗 職業:小學女生
  每天晚飯後在書店泡兩個小時
  12歲小女孩餘靈麗,安靜地坐在大荊新華書店中央過道的長凳上,專註地低頭閱讀著。當記者走近與她搭話,小妹妹抬起頭,回答問題從容、淡定。
  “我在大荊一小讀六年級,成績還好吧,在班裡中等偏上。”餘靈麗的爸爸在當地的衛生站上班,而媽媽在雁盪賓館工作。對於她來說,每天4點半放學,5點吃晚飯,到6點半,作業也該做完了,她便會一個人走5分鐘到家門口的這家書店,讓自己潛到書海裡去,一直到8點打烊時間。
  此時,餘靈麗手上捧著的,是一本暢銷玄幻小說《鬥破蒼穹》。向記者展示封面時,餘靈麗的臉上,有些細微的不自然。這顯然不符合成人世界對她這樣的年齡與性別角色的設定。
  “其實,我在這裡買的最多的就是作文書。還有,我特別愛看楊紅櫻的書,像《淘氣包馬小跳》啊、《女生日記》啊、《男生日記》啊,我全看過。”
  她喜愛的書籍還有“世界名著”。不過當記者詢問她是哪些書,她抬頭想了半天,只想出來魯迅的一篇《藥》,還是中學語文課本里的。
  在班裡,餘靈麗是頭號“書蟲”——她是班級學習委員,還是班裡的圖書管理記錄員,負責收集全班同學想要借什麼書,然後向學校圖書館去借,一周借一次。
  “我們規定,每次每人可以借一本,可是有的同學連一本都不想借,他們就把自己的名額讓給我,讓我隨便填自己想看的書。”如果你看到餘靈麗捧著幾本書回到教室,裡面的漫畫書都是同學要借的,而小說、散文,則多數是她的菜。
  雙休日,班裡的女同學會結伴去虹橋、樂清逛,吃飯,買各種小飾品。少數一兩個男生會不聽老師的勸告,鑽進網吧。餘靈麗從不參與這些活動,閱讀,就是她最大的業餘生活節目。
  “我家裡沒有電腦,所以沒法上網。每天晚上6點到6點半,我會看半個小時的電視,一般都是湖南衛視的《新聞大求真》。”餘靈麗說。
  這些,就是一個小鎮小學女生的精神生活。
  葉曉斌 職業:鄉鎮白領
  他從閱讀中找到了拒絕的勇氣
  一本講述李嘉誠生意哲學與做人技巧的《經商先從做人開始》,被站在書架旁的葉曉斌,在手裡捧了很久。
  這位25歲的小伙子,戴著一副舊款的眼鏡,穿著皮夾克、單肩公文包,微胖、憨厚。每當記者提出一個問題,他都要認真地“長考”一番,然後用略有些重覆的語言,進行表述。不過,他嘴裡的每個字,都透著淳樸與坦誠。
  “我在虹橋鎮的一家經營庫存管理的公司工作,開車過來半個小時;我家住大荊鎮,走過來10多分鐘;老家也不遠,在北垟村,離這裡20分鐘車程。”顯然,他屬於的群體是——鄉鎮白領。
  與自己的職業相符,葉曉斌一直在財經類、管理類書籍的專櫃徘徊,這在店里,只是一個小類而已。
  “上中學時,我們班主任第一次給我看《讀者》,我就喜歡上了閱讀。”葉曉斌覺得,自己和別人不太一樣,“我堅持看書、看報紙,每年都自費訂《溫州都市報》。”
  在葉曉斌的生活圈子裡,同學、同事、親友,打牌、搓麻將、去農家樂吃飯,隔一兩周去爬一趟山,是慣常的生活方式。閱讀,徜徉在書店中,並不在此列。
  這個靦腆、拘謹的男生,從一本名為《別讓不好意思害了你》的書中,獲得了不少東西。
  “有個朋友,經常向我借錢,拿去打麻將。贏了,他會很快還我錢,輸了,就要等到發工資再還。我心裡不舒服,不過抹不開面子,還是會借給他。”從這本書中,葉曉斌知道了“面子”這個東西是會害人的。於是,當朋友再一次向他開口時,他說:“如果你交房租錢不夠,我肯定借給你。你現在需要錢拿去打牌,可是我自己也很不夠用,要不我想辦法從別的地方去藉藉看吧!”
  他終於鼓足勇氣說出了這句話。那個朋友,從此再也沒有向他借過錢。不過重要的是,他倆的關係,並未受到此事的影響。
  “遇到事,我長期選擇妥協,內心很糾結。從那次以後,我可以勇敢地把內心的想法說出來,而後果並不像我原先想象的那麼可怕。”
  生存在鄉鎮這樣“原生態”的人際環境中,對於內向的葉曉斌而言是一種痛苦。不過,因為閱讀,他感到自己的生活空間變大了。
  繆帆 職業:化妝品店店員
  她有個書蟲弟弟,超有想象力
  一身黃色毛衣的繆帆,與同在隔壁化妝品賣場上班的小姐妹結伴而來。
  “我弟弟特別愛看書。他比我小7歲,正在上初二,他來這家書店比我多得多。平時吃完晚飯,到書店里,從5點半看到8點。周末更厲害,從早上8點待到晚上8點,從開門到打烊,時間和營業員一樣長。”一開口,繆帆講的就是她弟弟。她透露,每次帶弟弟來,買的各種書起碼五六十元,多的要花一兩百。
  除了考試需要的教輔書,她弟弟更痴迷於課外書。“比方說,偵探推理懸疑類的,講外星人、講麥田怪圈的書,《世界未解之謎》系列四五本,他全買了。最近,他又在看武俠、玄幻小說。”繆帆告訴記者,弟弟的想象力特別豐富,語文老師在課上提的問題,經常就他一個能答出來的人。
  繆帆與小姐妹看書時都有個“愛劇透”的習慣,看到一半,如果時間不夠,就會直接翻到最後看大結局。不過,當她問弟弟,某本小說最後誰是凶手時,弟弟反倒不願說,“你自己去看吧”。
  因為家裡的書太多,書架上已經放不下,書在床上枕頭旁疊得老高了。
  儘管有一對愛書的兒女,這家的父母看書並不多。“我爸媽是開賓館的,不會用電腦。我爸會看報紙,但不看書,媽媽一般就看看菜譜。”
  “我舅舅在鎮上開移門店,他的愛好和我弟特像,都喜歡探究各種百科知識。他雖然有電腦,也就上QQ和人談生意,或者玩玩QQ游戲。弟弟看完的書,他經常拿去,店里沒生意時,他就坐著看書。”在繆帆的家庭生活中,舅舅與弟弟的熱鬧討論,正是一大精彩節目。
  (原標題:小女生將課餘時間都交給了書店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mc40mci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